<form id="lptfn"><form id="lptfn"></form></form>
<address id="lptfn"></address>
<form id="lptfn"><nobr id="lptfn"><th id="lptfn"></th></nobr></form>

    <address id="lptfn"><form id="lptfn"></form></address>
      <address id="lptfn"><form id="lptfn"><th id="lptfn"></th></form></address>
      400-150-8818
      CBO化妆品财经在线” 药妆市场的一枚重弹——滇虹药业创始人周家礽三度创业再战日化
      时间:2020-03-19 来源:原创 点击次数:2895次
      分享: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周家礽,原云南白药第一任总工程师,云南滇虹药业创始人;王茁,原上海家化总经理,现磐缔资本创始合伙人。这两位看似已退居日化市场一线的资深人士为何走到一处?这要从84岁的周家礽第三次创业说起。

           “对于创业创新者来说,唯有精神是不败的。”4月18日,在中国一流的高等学府——上海交通大学图书馆内,一场主题为“当今中国的创业生态与创业家基因”的论坛在此召开。这场论坛的主人公,是决心以药妆为切入口,再战中国日化市场的周家礽,以及四位平均年龄在80岁以上的老药学家等原滇虹康王精英所组建的群优生物团队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群优具备的企业家精神、团队成熟研发能力,以及现今药妆市场的潜力,打动了王茁及其创立的磐缔资本。群优生物在今年获得磐缔资本资金及人力的融入,正式开启了打造以科技为主导的多个药妆系列品牌的路途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滇虹药业无奈出售,初心不变三度创业

              现年84岁的周家礽,上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,是在2014年初的一则新闻里:拜耳集团出资36亿元人民币,收购滇虹药业100%的股份。作为滇虹药业创始人的周家礽,那年已经81岁,谁也不曾想到他会再以创业者的身份出现在行业中。

            “2014年对于我的父亲和我都是非常不平静的一年,如今每每回想起我们签字同意德国拜耳收购滇虹药业的一幕,我都难以以成功企业家的身份自居。”周家礽的小女儿,也是原滇虹药业总经理周晓露在论坛上略带感伤地说道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滇虹药业,是1993年刚从云南白药退休的周家礽与其他发起人共同集资28万元所创立。一座破庙、三亩厂房、8个青工,滇虹药业就是这样起家。但在成熟的科研能力推动下,“皮康王”、“滇虹口溃液”、“康王发用洗剂”等极受市场欢迎的新型药品不断推出,使滇虹药业逐渐成长为年销售额十几亿元的知名企业。

           “盲目追求跨国公司的经营模式,打乱了滇虹的成长步伐”,周晓露语带沉重地说道,滇虹在被收购后,由于外来的管理模式和人才并没有和公司原有的体系良好地磨合,销售规模急速从十几亿元下滑到以前的一半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思量再三,周家礽并不甘心将这作为自己人生的终点,毅然从加拿大回国,开始筹备建立一个新的企业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不重概念重疗效,群优将推护肤、洗护等五大药妆品牌题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回国后,周家礽开始跑市场,见经销商,接触设计师、专家。结合多年的日化经验,他感觉市场上太多品牌将主要成本用在了包装与概念上,暗下决心要走一条在配方上下功夫的道路。“要相信消费者不是阿斗,他们最终会知道什么是好产品。”这是周家礽始终强调的一句话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药妆市场的热潮已经为行业中的品牌、零售商所认同,这个更强调皮肤健康和“皮肤自我药疗”理念的市场是世界各大日化用品巨头继“美白”后发现的新金矿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不过,目前市场上以植物护肤为概念的产品很多,但有实际功效的植物医学护肤品还很少。周家礽的思路是,发挥一批老药学家的知识和经验优势,从专业的角度为消费者提供真正体现匠心、科学和效果的药妆产品,重建消费者对化妆品的信心。

            “群优的规划是打破化妆品市场以时尚营销为主导的品牌理念,率先向科技、市场、美丽三位一体的方向转变。”周晓露表示。据其介绍,群优现计划推出五个品牌:礽心为高端药妆护肤品牌,九素为高端药妆洗护品牌,征服为专业去屑洗发品牌,裂博为大众专业防裂护肤品牌,云蒿青为大众药妆洗护品牌。“我们投的每一分钱,做的每一款产品,都是在向理想世界投票”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高运营能力资本搭伙高产品力团队,群优三条腿走向快速发展道路

              磐缔资本的加入,便是向群优生物所秉持的品牌理念投了一票。

            “我们认为化妆品和个人护理行业将会从高度依赖时尚营销(high-fashion)向高度依赖科技(high-tech)的方向转变,磐缔此次投资群优,主要就是因为群优拥有强大的植物药学领域的研发能力、临床经验和历史配方积累。”王茁表示,滇虹此前孵化的薇诺娜药妆,现今也已成为销售额超5亿元的品牌,这也让磐缔对群优的产品力、经营能力更有信心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而且,磐缔资本之于群优,并不仅是资金注入的作用。王茁介绍,磐缔在品牌运营方面有丰富的投后管理经验,也为群优注入了不少人力资源,并协助群优建立了三条腿走路的渠道规划——单品牌店、大流通KA及电商。“单品牌店相较于专营店渠道更适于培养品牌,品牌发展速度不受渠道所限,群优一旦起步可以获得快速复制”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另一层面,王茁表示,双方的合作可以促进群优旗下品牌向时尚药妆的方向进行塑造。“传统药企做化妆品牌可能会只重产品不重营销,产品缺乏吸引力,但群优产品将在技术与概念两方面进行平衡,在保证充分的临床实验数据和几乎立竿见影的效果之下,注重打造年轻人所喜爱的包装,塑造品牌形象。”此外,王茁透露,大量研发经验的积累下,群优也将在后期推出保健品、药品等品类,逐步向打造全面、高科技的日化保健企业迈进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记者手记:

              论坛上,秦朔朋友圈发起人秦朔向周家礽提问:“在云南白药总工,滇虹药业创始人及群优生物创始人三个主要的职业生涯阶段中,您最大的驱动力是什么?”周家礽只回答了一句话,生命不息,奋斗不止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也许有人不能理解,一位功成名就而且不缺财富的老人为什么仍旧执着于创业,从周老先生的这一句话看来,为消费者服务的初心以及热情是他一生所放不下的动力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正如上海交大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陈宪所说,真正优秀的创业者是市场最稀缺的资源。让我们共同期待群优的未来。

      足球推荐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